你在工地拍过哪些难忘的照片? 财富值7

2019-09-01 21:48发布

摄影,建筑,土木工程,隧道,施工

摄影,建筑,土木工程,隧道,施工
110条回答
刘雪律师
2楼-- · 2019-09-01 21:48


“你是记者吗?”

“你们又不是违建,怕什么呢?”

“也对哈……”



收工归来的工人,露出了动人的笑容。

查看更多
逍遥哥
3楼-- · 2019-09-01 21:48
‘谢邀,第一次邀请答题感谢铁子们的认可。
这是隧道贯通那天全体技术在洞里照的,多少个日日夜夜,多少酸甜苦辣。凝结在这隧道里面。
晚上地泵打灰照片
傍晚打灰远处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近处是一片废墟,远处青山白云。工地的生活虽然身处废墟之中,但是我们还要仰望天空。
还有很多的照片慢慢分享给大家。
~~~~~~~
又从电脑上找了几张照片

我和监理
我和最好的同事
项目楼下就是我负责的明挖段,今年二月北京的大学让我想起了东北的家乡
夜里边墙打灰,在基坑里面看墙模
我养的流浪猫
王之蔑视
工地小和尚

这是刚实习入坑的时候,我养的蝈蝈
楼板打灰
在中俄边境修江堤的时候,当时已经冬休。但是留在项目部整理资料
最后以答主的丑照结尾,那个说我白的站出来
查看更多
车_前
4楼-- · 2019-09-01 21:48

摄于大概二零一一年,大土古丽乡中心小学。
当时支教,拍下了学生们在学校工地前打拳的照片,设备为诺基亚6670。

因为当时我是一名长发的智障文青,拍下这张照片以后常和别人炫耀:看,我抓拍的角度多么多的地好,这作品多么有寓意啊,男性体育老师象征着如今社会的父权和政治,强壮、高高在上、压迫;底下的学生鱼贯、麻木、沉默,连出拳的方向都跟背后的钢铁塔吊一致仿佛不敢违背;而背后的工地更是冰冷嘈杂,在敲骨吸髓地剥削着少年学生们最后一片学习的净土…这个社会怎么了?我要大声疾呼救救孩子!还孩子一片蓝天!给孩子个性发展留点空间!

每当我给他们从“艺术角度”分析这幅作品的时候,他们都会睁大眼睛惊恐地看着我。我洋洋得意:让我说到你们痛处了…

而如今在看这照片,回想起来就是下午大课间一个李姓体育老师教学生们打拳做操啊,他站那么高是为了看有没有学生做错动作好纠正啊,后面的工地是学校扩建新修教学楼和宿舍楼啊。至于为啥学生出拳的方向和塔吊的方向一致……学生下一个动作就往左出拳了啊,塔吊也应该不会只朝一个方向吧……

现在想想当年大家看我那眼神原来是看一个由于大脑受到器质性的损害或是由于脑发育不完全从而造成认识活动的持续障碍以及整个心理活动的障碍,简称妈的智障。
查看更多
TrD.dal
5楼-- · 2019-09-01 21:48

我去工地是从高三暑假开始的。
那时候高考填志愿不知道脑袋哪根筋搭错了报了☞交通工程☜这个cool专业。
录取通知书来了我妈问我以后工作是不是在马路上手臂左摇右摆指挥车辆,然而我并不知道我未来是干嘛的!

百度一下,哦哦哦哦,原来是修路造桥的(那时候以为是,其实后来发现不仅仅是这)。

No.1第一次去工地

高三暑假,在家没事干,我爸说以后要去工地不如你暑假去工地看看吧,刚好我姐夫是施工员,我就跟着去了~

废话不多,直接上图!

这是高三暑假的我。那时候头发还蛮长的。
我麻麻还特地给我一双套袖!(由于我是高三学生,其实就是来体验的,主要帮施工员们跑跑路拿拿东西。)

接下来就是农民工叔叔的照片:


我对这位大叔印象很深,虽然已经5年了,我还记得他。 他没有结过婚,无儿无女,就在工地打工。工资100/天(我记得很清楚,那时候他就100/天),年纪大概是60多了。

这是他在工作的时候。

这是他吃午饭,那时候很热的,中午吃饭根本吃不下去,他就用自来水泡饭吃。别人喝啤酒,他不喝啤酒就喝绿茶。(老板提供的。)

这是另外以为大叔在吃午饭。

一位大叔在喝啤酒。

这位大叔近视很严重,戴了很厚的眼镜,看东西仍然有时候看不清,这是他在吃午饭,喝啤酒。

中午吃饭一般就一个菜,记忆里一般就是香干炒辣椒和冬瓜汤以及紫菜蛋汤。

大家围着餐桌在吃饭。

这是其中一天中午的午饭。


活动板房里没有空调,中午里面就像火炉,大叔们拿出席子坐在阴影里休息,身上还披着湿毛巾。


中午实在热的睡不下去就去隔壁旧厂房里,直接睡在铁皮上。


睡在活动板房的泡沫板上。


这是一位大叔下午干活热的不行,来食堂里休息,我在和他聊天。

傍晚快要下班了,大叔站在那里沉默。

这是工地食堂。

这是我和施工员们在食堂里吃西瓜,天热老板会发西瓜。
高三暑假在工地待了30天左右吧,老板还给了我1500块钱。那时候拿到1500块钱的时候,我真心不舍得花。高三以前我花钱大手大脚,那时候在工地,真不舍得买水喝。


No.2 大二暑假去工地

大二暑假学校安排要去工地实习。那时候暑假去实习哪个工地要?两个月,啥都不会,真找不到单位实习。室友说他表哥在工地做技术员,说好了我和他一起去。
后来他家里有事没去,我一个人去了他表哥那里。
基本不是学习也不是实习,就是做苦力。

就是我,在住的活动板房前拍的。
我去了之后,不是跟技术员后面学东西,是跟着大叔们后面抬钢管,消防用的那种钢管,我真的抬不动啊。
我去了两天想走了,当时不知道咋了。觉得从工地跑了传出去不好听,就觉得男人不能怂。就得吃苦!真是醉了~

是焊工师傅帮我拍的。
这是我最后几天要走的时候,我让师傅们给我拍的,我想留着,以后翻出来看看,不要忘记这段经历。


这是老板给我的靴子。一只是胶鞋,一只是靴子,不知道是谁以前用丢下来的。
我脚43码,这鞋一只42码一只43码,穿的我很难受。我暑假那时候本来就没钱,不想跟家里要钱,就想着,忍着,你不是来享福的。就这样过来了。

这是午餐。

这也是午餐,就一个菜。

这是忙里偷闲,背对大灯照的。

当然了,我要给自己一个赞。

我大二暑假在工地干了33天。期间抬钢管把肩膀压紫的不像样子,在电线掉进水里还被电打过,中午躺在钢管上睡觉。
最后,老板给了我3300元。


这两次工地经历对于我还是蛮有用的。我记忆很深,每次懒的时候,我就想想那时候怎么扛的,当时我考研的时候,想想这,哈哈哈~

现在,我在读研,以后应该不去工地工作吧,我想未来当一个老师。

查看更多
V信AAAWW007
6楼-- · 2019-09-01 21:48
城建局强拆碧桂园。








https://www.zhihu.com/video/883626317797535744

当时正在带着工人砌筑砖胎膜,然后中建五局领导突然通知所有人收拾工人出基坑,紧接着就是城建局派人开着推土机大肆破坏。


后来导致停工两天。接着就是后续的清理建筑垃圾,重新施工。

损失近一百万。


另一件,大雪后混凝土罐车翻车。


2017年年初,在荥阳碧桂园龙城天悦项目。


刚下完一场大雪,地面湿滑, 道路坎坷,泥泞。

查看更多
涅槃_娑罗树下
7楼-- · 2019-09-01 21:48

咳咳,这种算吗?

特别声明:图片来自网络......

查看更多
王亚玲律师
8楼-- · 2019-09-01 21:48

大学实习,2014年11月13日上的工地。

第一天上工地,慌慌张张,忙忙碌碌,上了工地就没那么多讲究,半天的功夫,鞋子裤子就成了这样子,其实挺好看。


待的是劳务公司,第一次和同事去租脚手架钢管,同事说得数一遍,当时就懵了,这玩意儿怎么数,也是自己见识短,看见同事拿一把竹签,一根竹签怼一根钢管,数着就方便了。


日常喜欢拍塔吊。

日常喜欢拍塔吊+1。

日常喜欢拍塔吊+2(拍之前还问旁边的工人师傅像不像火炬,师傅说我像个瓜娃子)。


迷之喜欢塔吊,也就上去过一回,爬得很累,拍了一张(当然,这是很危险的,不建议效仿)。


工地上的冬天出奇的冷,更何况是南方的冬天。常常巡完场后就找个工棚捡木方烧火取暖。手冷脚冷,脚走不热,冻得受不了,就想了个办法烧热水烫脚,就是上图里的办法。巧妙地运用了热学的原理(其实是大学老师上课时闲聊过一次,冻中生智就想起来了,老师也是过来人)。不用质疑,水烧得开,瓶子也烧不烂。


最怕的就是晚上加班浇混凝土,特别是冬天,盯一会儿就得找个地方烤火。有一次砼车没料了,换车间隙,工人师傅们也围上来烤火。有一个师傅就脱下胶鞋烤脚,天冷啊,一烤就是一股热气,臭烘烘,脱完胶鞋,脱袜子,一只脚穿了好几双袜子。那袜子特别,从脚套到膝盖那么长,看上去又不像是腿袜。我就问那师傅这袜子怎么这么长,那师傅说这是小娃儿的衣服袖子,剪下来当的袜子。我又多嘴问他有几个孩子,他说三个。听了我就不问了。日子总得有人过的。


这张是浇筑人防的时候拍的。那是我第一次盯浇人防,之前就听同事们说过人防是最难盯的,言下之意就是状况多。下午七点开始浇的,一直到十二点都没出什么问题,过了十二点就开始出幺蛾子了。先是泵管打出来的混凝土太稀了,像清汤。工人师傅就不愿意浇了。我就去了搅拌站,找下料的人。我推门进去就看见个小伙子守着小火炉、拿着手机打游戏。因为我待的是劳务公司,不像甲方大爷,轻易不能得罪人,就很客气地说了料太稀了。那小子白了我一眼,没说话。也怪我涉世浅,不懂世故,也不会抽烟,当时要是递上几支或者搭上一包烟,问题兴许就解决了,偏偏我直愣愣地说了句不信你去看。这下那小子可开口了,叫我先回去等着,他会过来看。我等你大爷,我怒从心头起,也只是敢怒不敢颜,耐着性子说了些好话软话,那小子才勉强答应。我回去,开始接着浇,那小子也算守信,料开始稠了,可稠着稠着就不对劲了,成坨了,没法打了。我又去了搅拌站,我依旧很客气地对那小子说料太干了。那小子不乐意了,较起了真,说他放的料没问题,不信可以去测坍落度。听到这么专业的话题,我竟一时语塞,这大半夜的,我测你大爷,等测完,你大爷都凉了。没办法,继续好言相向,那小子一如之前,勉强点了头。我回去以后,料正常了,继续打。可好景不长,爆模了。这可是我第一次遇见爆模,不可喜也不可贺。打灰工人朝着我喊爆模了,我只得打电话给我们组长(也是我师傅),不一会儿,我们组长到了,甲方工长到了,木匠工和钢筋工也到了,连搅拌站那小子也来了。全部一碰头就吵开了,一个说一个的不是。打灰的工人说料不对劲,搅拌站那小子说没人去告诉他料不对劲。我……后来组长给了我一个对讲机,我就在底下守着,一有爆模我就立马通知,也就是这个时候,我拍下了这张照片。守到天亮,同事来换了我的班。回宿舍以后,一直睡不着,倒不是因为爆模或者搅拌站那小子的事而心有芥蒂,这些事情在工地上经常发生,也稀松平常,是因为守了一夜,耳朵边嗡嗡的一直响,响得睡不着。

(哈哈,写得有点多有点杂了,一想起这事儿就停不下来了)。


这是浇完混凝土的第二天,揭塑料膜。当时是冬天,冻手冻脚的,揭膜不好揭。戴着手套揭不起来,水也会打湿手套,就脱了手套揭。揭完以后又要放线,寒冬腊月的,想到放线又不能戴手套,戴了手套,捉不住墨斗线。脱了手套,捉住了墨斗线,手就黑了。手黑了得洗,水又冰凉,又难得洗干净。这一下,心里就起了暗火,操起笔就在板上写了这个,写完一看还挺好看,就拍了下来,算是对寒冷日子的一种控诉。



这两张是用一张,下图做了标记。这是当时准备还脚手架扣件,数脚手架扣件,在墙上做的计数。当时是数了1200个,也不记得当时怎么就拍下来了(其实我是个喜欢记录生活的人),现在也记不起那天到底数了多少个。


记忆里,工地的冬天就是在与“冷”抗争。


夏天里拍的,这颗螺帽是我放上去的,为了意境而意境,故意而为之。工地的生活无聊且枯燥,总得给自己制造一点点浪漫与惊喜。


封顶以后喜欢坐在最高的地方看看风景(请忽略我那抢镜的牛仔裤雪地靴),高瞻远瞩,有时候坐着算算工资,玩玩手机,想想家,想想在学校里谈过的恋爱(工地上是鲜有女性的),想想自己,想想明天……


工地日常看风景。

工地日常看风景+1。

工地日常看风景+2。

工地日常看风景+3。

工地日常看风景+4。

工地日常看风景+5。

工地日常看风景+6。

工地日常看风景+7。

工地日常看风景+8。

(评论里有朋友说我拍得好看,索性就修改了,多加了几张)。

后来工地上拖欠工资,拖了半年多,总共在工地上待了差不多快一年就没干了,毕业以后就转了行。前年听说那个工地交房了,也不知道完工后漂不漂亮,反正离开以后就没再回去看过。看到这个提问就想起了在工地上的日子,这些照片也一直留着,偶尔看看,回味回味。工地上的事情很纯粹也很复杂。工地上的生活很单调,人的行为举止很粗鲁,习惯也不文雅,有些快乐也不文雅。工地上最多的是工人,都很辛苦,所以工地上最多的还是苦。有时候看看这房价,不禁想想这一头一尾,流的到底是谁的血汗。


很喜欢这一张,清晨的日出。想想那个时候的自己,年轻气盛,兴致勃勃,感觉浑身有用不完的力量,明天有很多希望。

查看更多
Zhangqian1199
9楼-- · 2019-09-01 21:48
歪个楼,塔吊垮塌。
看到很多答主写着各种心酸,深有感触,我亲眼所见塔吊垮塌,这是广州海珠区中交南方大楼基地,(想知道详情可以百度搜搜,肯定有)2017.7.22下午6点左右,我是某园林建设施工方,突然听到剧烈的一声钢丝断裂的声音,我们所有人回头一看,就看到了下图这样,塔吊伴随着钢铁扭曲的声音,慢慢垮塌,整个过程十多秒,我们心禁胆战,死7人,伤2人。重大安全事故,最受伤的是我们基层的工人,我想塔吊司机最后那几秒一定充满了恐惧,工作不易,你永远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一个会先来,愿所有辛苦工作的人安好。



查看更多
投资养家
10楼-- · 2019-09-01 21:48

我在国内某个高速公路项目部上待了快一年了,虽然不是技术岗位,但因为是在综合办,所以需要经常去工地取素材和拍摄工程形象进度图片。

持续、不定时更新~

1、四月份,项目部院子里的玫瑰花开了。

——不能只有钢筋水泥,还要有柔情;

为数不多的柔情

2、看到他们我想起了在家的农民老父亲,咱们国家穷人真多啊~

都说异地苦,但是只要去工地转转就知道,那些面容苍老、背井离乡又辛苦的人遍地都是,这是真的苦;

生,活

3、我自己沿线往前走,边走边拍。轰隆隆的,渣土车路过了。随手一拍,居然还有点大片的感觉;

生死时速、绝尘而去

4、某一处大桥贯通了,梁片已经架设完毕,但是每片梁之间还有至少30厘米的空隙。桥上的安全防护做的很好,桥边护栏,桥上安全网。

刚好那天天气很好,架桥机还在继续往前走,希望我们项目的工程以后可以稍微顺利一点;

要不是领导在旁边,我就趴地上拍了

5、50多米高的桥墩,我就那么上去了。下来以后,现场副经理对我进行了严格的批评教育,他说一个小丫头家家,怎么能一个人就上去了呢,就算是男孩子,第一次上去也得是几个人一起的啊!(修过桥的,可能会猜到我是怎么上去的。)

虽然很危险,但是上面风景真的很好,远处的山,脚下的村庄……

远处的山,我想起了虫师的“环山抱衣”
脚下的村庄

6、我去现场拍照,向来喜欢跟着测量队跑,因为他们哪里都去。那天我又照常跟在一味测量大哥后面,他工作,我就在附近拍照。这个土坡真难爬啊,我还误踩进了看起来像正常地面的稀泥里。而测量队每天要扛着仪器去那么多难走的地方,出太阳就晒太阳,下雨就淋雨。他们每个月会比我们多几百元的补助,但是在我看,这几百远远低于他们的付出。我很敬佩能一直待在这个岗位上的人!

风景很好,天气很热

7、好朋友跟我讲,如果一个地方阳气很重,就会吸引很多狗子过去。(大黄 左, 小迪 右)

小迪是我见过最可爱的泰迪,聪明、勇敢,从来不日天日地
大黄是一直可爱健康但是智力有些低的中华田园犬
大黄和他最喜欢的小花,小花被车压死了,项目部司机开心的吃掉了它,大黄难过了很久
项目部新来了一只狗子,我给它取的名字叫“扫把”

8、皮蛋是我捡的。

我慢慢养着养着,两个月以后,就变成了一只健康又皮实的猫~

妈妈!妈妈你在哪里
我就要吃鱼!
只要我遮住脑袋你就看不见我
这是啥,啥味道
今天去吃了夜宵,于是不得不加个小班解决白天没完成的工作,皮蛋安安静静的睡在我的臂弯。很多人都说皮蛋好运,被我捡到好吃好喝待着。其实我也是好运,皮蛋啊,谢谢你的陪伴!希望我们可以彼此作伴,久一点
墙上有小虫子,皮蛋看的挪不开眼

9、业主组织了一个演讲比赛,稿子是我写的,写的不好,演讲出场顺序的签是我抽的,抽到了第一个。

尽管我如此坑,尽管除了我队友以外的其他参赛选手都没有做到完全脱稿,但是我队友还是力挽狂澜拿到了三等奖。

谢谢他的付出

对了,这个队友和我的关系,是那种将要一起携手度过余生的关系

持续更新,没人看也会持续更新~

10、架桥机的某个部位,看起来像是一脸蒙蔽的样子。

11、离某座大桥的某个墩位不远的地方,有一家人,好像是名独居的老人。

房子真破啊,我突然意识到,贫穷,也是有等级的。

吃不起饭的穷、住不起稍好房子的穷还有不能跨越等级的穷,是三种不同的穷。

12、最近去工地去的较为频繁,天气终于连续放晴了。

项目进度严重滞后,领导们很着急,连我这个小白也跟着着急了起来。

工装裤、马丁靴、牛仔衣,背着我的佳能760D,戴着我的安全帽,这就是我上工地去素材的战备服装。

连续晴了三天,便道上又起了一层细细的土灰,人车在路上都免不了打滑,开始担心罐车泵车能不能上的去。

13、便道边,不知名的花草,没戴眼镜的时候看起来像极了满天星、

查看更多
鎏仙
11楼-- · 2019-09-01 21:48

同事住的牛棚

这个我们验收要爬上去检查
看到知乎上有个女生晒的自己的手,我就笑了。请看我的手和我的腿比较。


创流动红旗检查

自拍一个,我们都是电力人

西藏也有彩虹。很漂亮

山南市扎囊县

去年毕业在陕北那边,10月份下的第一场雪。飘哥可以的。

西昌修风电场。这个是风机基础。
去年毕业。现在业务能力已经是炉火纯青了。哎,可惜有什么用呢!去年回过一次家。今年过年出来后还没有回过家。我都不知道我在坚持什么。忘记了父母的样子。忘记了最疼爱我的爷爷奶奶的样子。每天就是解决各种各样的事情,材料、协调、资料乱七八糟。什么都是我来做。但是这并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我想要的只是想陪陪父亲喝点小酒。陪陪母亲逛逛超市。陪陪爷爷聊聊他的光辉岁月。陪陪奶奶聊聊天。今年打算辞职回家考公务员。家才是最好的!献给所有奋斗在一线的施工单位。




最后的最后,今天去1标段借材料。发现寺庙的牌坊上的几个字,送给大家共勉

莫失己道,勿扰他心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