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鬼故事专辑

  [复制链接]
查看21 | 回复4 | 2020-9-21 20:13: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丁伟是南方人,父母原先只是农民,80年代下海经商,从摆地摊开始,慢慢在一个大型批发市场拥有了一席之地。
    后来转行做客运,跑长途,因为经常不在家,所以把丁伟交给了爷爷照顾。
    出于对丁伟的歉意,他们选择了用钱来弥补丁伟所缺失的父母之爱。也正因为如此,丁伟从小花钱就大手大脚,对待朋友特别慷慨。
    他有一个女朋友,叫吴菲,两人从高二那年就开始谈恋爱,后来考上同一所北方大学,简直羡煞旁人。
    到了大学,就像进了万花筒中,新鲜的、艳丽的事物接踵而来。
    这不,丁伟很快就迷上了比他高一届的美女吴崇瑶。吴崇瑶算不上校花,但却属于那种让花心的男生看了会为之神魂颠倒的类型。
    所以,他背着吴菲,对吴崇瑶展开了追求。经过一个月的努力,吴崇瑶答应了他,做他的女朋友。
    这个时候,他找到吴菲,提出了分手。
    听到这个消息,吴菲如闻惊雷,她怔了很久才缓过神儿来了,然后噙着泪,缓缓说道:“我们从高二谈到现在,快四年了,你就这么狠心?”
    丁伟也不知道说什么,就点了点头。
    “你难道忘记了,高三那年填志愿的时候,我是因为你才写了这所学校?”
    丁伟继续点头。
    “好,既然你这么狠,就别怪我。我跟了你这些年,你要赔偿我!”
    “赔偿?”
    “对!青春损失费,精神损失费,我要一万块钱!”
    “一万块?你抢劫吧!”丁伟怒发冲冠,“那我可以找你要青春损失费和精神损失费,那样的话,我们就相抵了。再见。”
    说着,他转身要走。
    吴菲一把拽住他:“你要是不给我,我就到处去说你的坏话,还有你的丑事,我都给你捅出来。”
    “你……”丁伟看着她,仿佛不认识了似的,“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是你逼的。记住一万块钱,不给我,有你好受的。你知道女人的嘴会碎到什么程度!”说着,吴菲扬长而去。
    丁伟在原地怔了一会儿,继而拨出了父母的电话,但都关机了。
    于是,他打给了乡下的爷爷,先随口问了句父母关机是怎么回事,他爷爷也不知道,猜想可能手机没电了。然后,丁伟立即说到正题上,找他爷爷要一万块钱。
    “一万块?!”丁伟每个月的生活费大概两千,爷爷自然惊讶,“你要这么多钱干什么?”
    丁伟撒了个谎,说:“我准备备考司法考试了,就是考过之后就能去当律师法官的那玩意儿,要上补习班,还要买资料,缴各种费用等等,大概要这么多钱吧。”
    没想到爷爷并不领情:“我没有这么多钱,你去找你爸妈要吧。”
    丁伟有些不耐烦了:“他们的电话打不通,要不你先帮我去借一点儿,回头叫我妈还给你。”
    “找不到。”
    丁伟气得差点儿砸手机。
    从小到大,钱对他来说都是呼之即来的东西,他还从没为此碰过钉子。可转念一想,爷爷从小就疼爱自己,恨不得把身上的肉都割来给自己吃,今天怎么会如此决绝地拒绝自己呢?
    丁伟不知道如果不支付一万块钱,吴菲会说出什么样的话来。
    但就是因为不知道,才觉得可怕。
    所以,在爷爷这块儿碰到钉子之后,他想到了同宿舍的好友张建。
    张建的父母都是普通工人,所以家境属于不好也不坏那种,而丁伟动不动就会请他吃吃饭、喝喝水,所以两人的关系还不错。
    回宿舍的时候,张建正在电脑上看新闻视频,似乎是某个高速车祸现场,场面极其惨烈。见丁伟回来,张建快速关了网页,朝他抬了抬下巴:“怎么样?”
    丁伟事先向他透露了要跟吴菲分手的事:“她找我要一万块钱的分手费。”
    “一万块钱对你来说不是毛毛雨吗?”
    “是呀。但我爸妈的手机关机了,我爷爷不知道是不是吃错药了,就是不肯给钱。所以,我想先向你借点儿,回头就还你。”这是他第一次借钱,有种怪怪的感觉。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家的情况,怎么可能有一万块钱?”
    “能不能帮我借点?”
    张建摇摇头,说:“我的朋友里有钱的人就只有你一个。再说了,哪个学生身上会揣一万块钱呀?就算人家有,肯定不会借给我。”
    丁伟叹了一口气:“这下可怎么办?不给她钱,谁知道她会说些什么。我当初怎么就没看出她是这种人呢?”
    “我倒有个办法,不过有点吃苦。”
    丁伟眼前一亮:“说说看!”
    “我最近看到一条新闻,一个摆地摊的人一个晚上能赚几百上千块。要是你也去摆,十天半个月就能赚一万块钱给吴菲了。”
    丁伟看看窗外,下意识地搓了搓手,说:“这都十月底了,晚上的温度都到零下了,去摆地摊岂不是要冻死人?”
    “哪有舒服就能赚到钱的。”张建说,“本来我都已经选好地点和要卖的货物了,如果你想干,看在朋友的份儿上,就由你出资,我出力,赚的钱都归你。你看怎么样?”
    “好!”丁伟满口应下,“卖什么玩意儿?”
    “就卖一种烤火架。这玩意儿只有咱们南方才有,最早是从湖南兴起的。”
    张建说,“架子是由木条搭起来的,四周可以放脚进去,里面和下面是空的,用来放电热炉,上面则是九宫格或者十六宫格的盖子,也是木条做成的,这样方便热量传出来。有一个跟这个烤火架合身合体的被子,可以保存住热量。”
    丁伟大概知道是什么东西了,问:“北方不是都有暖气吗,还用这个干什么?”
    “暖气有点贵。还有,在一些五金建材之类的大商场,暖气供应远远不够,有了这个,方便又实用。还有些小门店、不富裕的家庭,舍不得用暖气,也可以用这个。”
    “对呦!”丁伟一拍巴掌,“那你说的地点……”
    “其实不固定。”张建说,“还记得我前不久兼职了一个发传单的业务吗?整座城市我都去过了,所以,我知道哪些地方需要这个烤火架,哪些地方不需要。”
    “那就好,咱们干吧!”丁伟激动得捋起了袖子。
    “这个在网上的价格有点贵。两百多块,还不包括被子。”张建说,“我们那边连被子也就一百七八的样子。不过,前期就从网上订购,如果销量好,我们再找厂子来批量生产。到时候,我们只用坐在家里,哦不,是坐在宿舍里数钱了,哈哈!”

    张建的想法很妙,只是高兴过早了。
    倒不是说没人买,而是丁伟坚持不了。
    说好赚的钱归他,自然大部分活儿得由他亲自去干,比如:抱着两个烤火架赶往郊区的五金批发市场。一个架子大概有三四十斤,可以收拢,拿起来虽然方便,但加上分离出来的盖子和棉被,却显得尤为繁重。
    好不容易到了五金批发市场,丁伟就着急忙慌地去卖,不曾想,别人正在招待客户,自然,没听他说什么,就像对待乞丐一样把他给赶走了。他哪受过这种气,当时就差点儿想撂挑子不干了。
    直至中午,两人才卖出去一件,而且还被人砍到了成本价。张建的意思是,这些人对这个还不了解,先让他们用着,如果用得好,就像一个活字招牌,自然会吸引更多的人来买。
    吃中饭的时候,张建去排队买,丁伟就在原地守着架子,以免被人拿走。可等着等着,他的肚子就饿得咕咕叫,因为受不了香味的引诱,他跑去买了个中式汉堡,结果回来的时候,架子不见了。
    “妈的!”丁伟气得将汉堡往地上一砸,“谁这么缺德呀?”
    “架子呢?”张建端着饭菜回来了。
    “不知道,刚才还在这里!”
    张建叹了一口气,摇摇头,说:“估计被人顺手牵羊拿走了,真倒霉。”
    丁伟一把抢过张建手上的饭菜,一边往肚子里扒,一边说:“再也不干这事儿了。”
    “别呀。”张建劝他,“拿了就让他拿,反正这次咱们来,也不打算赚钱,赔本就赔本,让他们拿去用,给咱们做宣传,等下次来,就会有更多的人买了。”
    “下次?下次要是再被偷了咋办?”
    “做生意嘛,就是要承担一定的风险。”
    “做生意太难了,我不做了!”
    听到这话,张建的嘴角闪过一抹笑:“不做生意,哪来的钱?”
    “算了,我再想别的办法吧。”说着,丁伟开始狼吞虎咽起来。
    “那我们走吧。”说着,张建朝身后挥了挥手。他这是示意身后的两个室友把烤火架处理掉。
    其实,整件事是一个局。
    当他得知丁伟为了吴崇瑶要和吴菲分手时,他马上就通知了吴菲。
    他和吴菲都知道吴崇瑶不是什么好女生,拜金,爱慕虚荣,肯定不是真心喜欢丁伟,而是喜欢他的钱。
    可偏偏丁伟一点儿都不在乎钱。于是,两人便设了这个局,由吴菲逼他要分手费,同时叮嘱他爷爷不要帮忙,然后让丁伟做烤火架的生意,让他体验到做生意的不容易,以及他父母的钱来之不易。
    买饭的时候,他故意迟迟不回来,让丁伟饿得受不了了,自己去买吃的,然后他的两个室友便趁机拿走烤火架,希望他能理解做生意过程中的“变故”。
    没想到,这小子是个马大哈,体会到“做生意太难了”之后,得到的经验竟然是“我不做了”。
    张建摇摇头,心想:慢慢来吧。
    在回学校的半途,吴崇瑶打来电话,叫丁伟陪她逛街。丁伟忙不迭地应下,然后告别了张建,下车直奔商业街。
    两人在街口碰面之后,吴崇瑶挽着他的胳膊,嗲声嗲气道:“给我买衣服。”
    丁伟摸摸口袋,刚赔了一笔钱,剩下的只够生活费了,便为难地说:“下个月再买,怎么样?”
    “那怎么行,都快下雪了,我还没有棉袄和雪地靴穿呢。难道你忍心看我受冻?”
    丁伟有些难堪地说:“我身上没多少钱了。”
    “打电话找你妈要啊!”
    丁伟试着拨通他妈妈的号码,依旧处于关机状态。
    “我不管,你可以先找你同学要,就说回头再还给他们。我今天就要买衣服,就要买衣服!”
    丁伟咬咬牙,便拿出钱包说:“我只带了一千块钱出来。”
    “那就先买双鞋子吧。”吴崇瑶说,“等过几天你再给我买别的。”
    “好吧。”丁伟只能先应下来。
    两人去了商场,买了一双988元的雪地靴,然后离开了。这是生平第一次,丁伟因为钱的事心疼,当他看着钱包里的十多块零钱时,他的眼泪都要下来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怒吼从他身后传来:“站住!”
    丁伟回过头,看到了两个气势汹汹的壮汉,脖子和手上都是纹身。壮汉一把抓起丁伟,指着身后一辆奥迪Q5,说:“你把我的车刮坏了,赔钱!”
    “什么跟什么呀?”丁伟懵了。
    壮汉指着车上一条二十厘米长的划痕,恶狠狠道:“我看到是你干的,你还狡辩,信不信我揍死你?!”
    丁伟都要哭了:“真不是我呀!”
    “不想跟你在这里耗着了,两千块,少一分都不行。”
    “我……我没有两千块。”
    “看来你是想死咯!”说着,壮汉一把抓住他就要往车里拖,“走,去别的地方解决这件事。”
    丁伟抱住旁边的电杆,继而朝吴崇瑶投去求助的目光,说:“你有两千块钱吗?借我,回头我还给你。”
    吴崇瑶的头像拨浪鼓似地摇起来。

    说来也巧,就在这个时候,吴菲和她的室友从街对面走过。丁伟像找到救命稻草似的,挥手喊道:“阿菲,这里!快,来这里!”
    吴菲赶过来,听了事情原委,拿出手机,说:“我要报警!”
    壮汉一把抢过她的手机,说:“你要敢报警,我就整死这小子!”
    丁伟吓坏了,说:“阿菲,你身上有钱没有,快取出来给他们吧,回头我还给你。”
    吴菲想了想,去不远处的ATM机上取了两千块钱,交到了壮汉的手上。
    壮汉这才松开丁伟,扬长而去。
    丁伟怯怯看了吴菲一眼:“谢、谢谢。回、回头我还、还你一万五,算是感谢。”
    吴菲没说话,和室友离开了。
    “什么一万五呀?”吴崇瑶凑过来问。
    丁伟把事情说了一遍。吴崇瑶听罢,眼睛滴溜溜地转了几圈,说:“回头我帮你把钱给她吧。有些话你不好意思说,我替你说,叫她拿了钱,以后别再来找你。”
    丁伟想想也行,便答应了。
    回去的时候,丁伟又拨通了他爸的电话,依旧处于关机状态。
    这下他急了,就算手机没电,也不可能一天过去了都不充吧?
    就算被偷,哪有两个人的手机都被偷的道理。这么想,他便打给了爷爷,问他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爷爷一听,赶忙解释道:“能出什么事?我昨晚刚跟你爸通过电话,是公用电话。你爸那边地震了,手机打不出来。不过,他已经托人把一万块钱转到我的卡上,我这就去转给你。”
    丁伟“哦”了一声,说:“一万块钱不够了,再给我五千。”
    爷爷急了,问:“你要这么多钱干什么?”
    “你别管了,回头我爸再打电话回来,你找他要就是。”
    爷爷沉默了一会儿,同意了:“我这就给你转过去。记住,节约点用。”
    挂了电话,丁伟就去了学校门口的ATM机等着。
    半个小时后,他的手机收到银行的短信,一万五到了。他赶忙取出来,然后交给了吴崇瑶,让她拿去还给吴菲。
    之后,他便回到了宿舍,准备休息一下。
    快到宿舍的时候,丁伟看见两个熟悉的人影从宿舍走出来,张建还热情地跟他们握手告别。
    很快,丁伟反应过来,他们不就是讹了自己两千块钱的人吗?
    丁伟躲到别的宿舍,等他们离开。
    与此同时,他意识到,整件事肯定是张建搞的鬼!想到这里,他再也忍不住了,冲了回去,质问张建:“我的钱呢?!”
    “什么钱?”
    “两千块钱,就是你和刚才那两个家伙合伙讹去的钱!”
    “你在说什么呀,我一句都听不懂。”张建解释道,“刚才那两个人突然来找我,说我中了奖,奖金七百,来给我送钱的。”
    “两千块钱三个人分,你多一百块,因为是你出谋划策,对吧?!”
    “你怎么尽说些我听不懂的话呀?”张建问,“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仔细跟我说说。”
    丁伟哼了一声,骂道:“装模作样,我真是瞎了眼,才跟你这种人做朋友!”说着,他转身离开了宿舍。
    刚下楼,他的手机响了,虽然没备注,但他知道那是被自己删除了的吴菲的号码。
    “喂?”
    “你搞什么?叫那个臭女人来,还只给了我两千块钱,说好的分手费呢?!”
    丁伟有些懵:“她没给你吗?”
    “你别装蒜,她说是你叫她这么做的。”
    这时,吴崇瑶从远处走来。丁伟挂了电话,问她:“你没把钱给她?”
    “当然没给。”说着,吴崇瑶从包里拿出一沓钱,在他面前晃了晃,“这是我帮你省下的,就归我啦。”
    丁伟紧皱眉头,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那我就自己去买衣服鞋子啦,拜拜。”
    眼看吴崇瑶就要离开,丁伟赶紧上前拉住她,半天才吐出几个字:“把钱还给我。”
    吴崇瑶甩开他,说:“这是我帮你省下来的,所以归我。”
    “你……”他终于认清了这个女人,“我、我们分手!你把钱还给我!”
    “分手就分手,这点儿钱就算是我的分手费。”说完,她快步离开了。
    丁伟本以为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可这天,他准备去校外上网玩LOL,突然,一辆奥迪Q5在他面前停下,从里面走出一个蒙着面的壮汉,一把将他拽进车里,同时将刀架在他的脖子上,恶声道:“再动我就杀了你!”
    随后,他又给丁伟戴上了头套。
    车子大约开了一个半小时,来到一处废弃的仓库里,壮汉将丁伟拖进去,用胶布捆绑了手脚,封住了眼睛,留出嘴巴说话。
    同时,他们搜出他身上的手机,拨打了两个号码,丁伟听出是他爸妈的,因为两个号码都显示已经关机。壮汉气急,踹了丁伟一脚,疼得他龇牙咧嘴。
    壮汉第三个电话是打给丁伟爷爷的,通了,叫丁伟叫了几声表面身份后,索要了五十万的赎金。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一个女声,丁伟几乎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这是吴崇瑶的声音!
    他倒吸了一口冷气,也就明白了为什么这些人会将自己选作绑架目标。
    他开始后悔,不应该如此草率地喜欢上她,真正的喜欢、真正的爱情应该是经过时间考验的,是来之不易的,而不是她这种。
    三人满意地到隔壁房间去吃饭,丁伟开始挣扎,试图自救。
    突然,房门“吱呀”一声开了。丁伟刚想说什么,嘴巴便被一只手捂住。“不要说话,是我。”这是张建的声音!
    丁伟兴奋极了,示意他解开自己。
    张建扯掉了他的头套,并用刀子割开了胶布,带着他准备离开。
    不巧的是,其中一个壮汉出来上厕所,正好撞见他们。见状,张建举着刀子,对准壮汉,同时将丁伟推向门外:“你快走,我在这里扛着!”
    丁伟连滚带爬地跑到公路上,拦下过往车辆求救。当司机跟着他回到仓库的时候,只剩下张建倒在血泊中,已经奄奄一息。
    “张建!”丁伟赶紧背起他,“快,快送医院!”
    手术室外,丁伟急得团团转。
    很快,室友和吴菲接到消息赶来了。室友气不过,将张建的良苦用心说了出来,并把丁伟骂了个狗血喷头。
    听到这话,丁伟差点儿没站稳。
    这时,手术室门开了,张建被推出来。医生说,幸好送得及时,不然失血过多就没救了。众人这才松了一口气。与此同时,由于丁伟也伤了其中一个壮汉,因此,警方在他们就医的时候将他们抓了个正着。
    张建醒过来的时候,丁伟就在旁边。
    “谢谢你!”丁伟拍了拍他的肩膀,“是你让我明白了,什么才是真正的朋友。真正的朋友是来之不易的,是需要珍惜的!”
    “还有别的什么是需要珍惜的?”张建朝着门口抬了抬下巴。
    丁伟朝门口望去,只见吴菲正站在那里,满含深情地望着他。
    他起身来到吴菲身边,刚想说什么,吴菲却先开了口。只见她神色悲恸,眼睛望向别处,说:“你爸妈……出事了。”
    丁伟只觉得脑袋“嗡”地一声,之后什么都听不到了,只能看见吴菲的嘴巴在一张一合。
    原来,张建那天在电脑上看的高速公路车祸现场的视频里就有他父母的车。
    他和吴菲还有室友设的局里,除了让他明白钱来自不易以外,还想让他知道“变故”无处不在,且不可避免。
    做生意有变故,人生也有变故。遇到变故,我们在悲痛之余,应该明白生活的来之不易,要珍惜珍惜再珍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鬼故事 | 2020-9-21 20:13:53 | 显示全部楼层
   老王头退休以后,每月领着两千多块钱的工资,可是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因为他儿子大壮也是这年下的岗,连着三个多月都没找到工作,看着一家人吃喝拉撒都需要用钱,他心里很是烦恼。
    这天傍晚,老王头心烦多喝了点,看不惯老伴在那里叨叨,甩门就出了院子。乡间小路上漫无目地的走着,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想上那。走着走着,这会儿就听见前面有人吵架,是一男一女的声音。老王头没好意思上前打扰,就停下脚步听。
    一个男的在那骂:“你个臭婆娘,我都跟你说了咱家没钱,你还买那么贵的化妆品,你想气死我呀!”
    女的说:“我这么长时间都没买过化妆品,咱邻居他们家媳妇买了那么多,我不买她不是瞧不起我嘛!你个臭老爷们连个化妆品都弄不来,还有脸在这说我。”
    这会男的又说:“瞧不起你能怎么了!反正就是不能买,这么多年了,连个送钱的都没有,难道还要把房子卖了,住的地方都没有你才高兴。”
    女的说:“那不行,我就得买!我宁肯当要饭的,不让买就离婚。”
    老王头在一边听了会儿,原来是这两口子因为钱的事吵架呢!他这个人平时爱管点闲事,于是就走了过去。就见一棵树下站着一男一女,男的挺帅,女的也挺漂亮。
    “二位别吵了,我就是一个过路的,听你们俩吵架已经有几分钟了,大概情况我也了解。谁家过日子没点难处呢!听我的,就别再吵架了。”
    男的一听,“我们俩吵架关你屁事,到一边待着去。”女的也说:“我们两口子吵架关你没什么事啊!看那凉快上那去。”
    老王以前给人劝架劝多了,这会儿听了也没生气,“年轻人,你的态度也太恶劣了,你的品行得改改。小闺女啊!看你多漂亮的一个小闺女,老骂街说粗话,以后你得淑女点,给人好印象你男人才能稀罕你,知道吗?”
    这夫妻俩看了看老王头,男的又说:“老爷子你赶紧走吧!我们俩吵架跟你没关系,别在这添乱了。”
    女的也说:“我以前老三从四德,如今熬成黄脸婆他也不稀罕我了,这不是昨天才花五十亿买了点化妆品嘛!你看他就这么着跟我闹。”
    女人一说这个,男的也不愿意了,“咱连个亲戚都没有,你说我在外面弄点钱容易吗?买个化妆品就五十多亿,你把钱花完了,咱吃什么喝什么去。”
    这会儿老王头都听糊涂了,“什么,你那化妆品多少钱?五十多亿是吗?”

    女的回答说:“对啊!我们地府的钱,贬值的可厉害了,买盒化妆品就五十多亿,就这还不敢买好的。”
    老王头这会儿听的头皮都麻了,揉了揉眼睛再细看这俩人,只看见了上半身而瞅不到脚丫子,两个人都在那飘着呢。
    酒这玩意真是好东西,酒壮怂人胆嘛!老王头心里想着跑,可又一想,看这俩鬼也没想要害自己的意思,反而觉得还挺好玩。干脆我给你俩劝劝架吧!
    老王头想着想着乐了:“二位啊!你们俩吵架不就因为钱吗?我可以帮你,你们在地府钱稀罕,可对我来说不算什么,一会儿我就给你俩烧去,烧个千八百亿的。不能因为一盒化妆品闹矛盾,还一张口就离婚的。”
    “怎么着大叔,你真给我们烧吗?”俩鬼同时问。
    “真给烧啊!我骗你们俩干嘛!”老王头点点头说。
    这男鬼说:“大叔,我们俩也不容易,民国那会儿就死了。我叫大宝,这个是我媳妇叫兰兰。这么多年来连个亲人都没有,更没人给我们烧纸钱,逢年过节的看谁家烧纸钱,我就过去蹭点,毕竟那点钱有限。大叔你是不知道,在地府当穷鬼啊!太他妈难受了。”
    女鬼也说:“大叔啊!我们俩现在也投不了胎,也没钱,你要是真的烧给我们俩钱,我们俩也不白用人你的,我们虽然不是多么厉害的鬼,好歹也有一百多年的法力了。大叔你现在是干什么的,我俩一定帮你发财。”
    老王头一听还有这好事,于是就说:“我就是一个退休工人,一个月两千多块钱,就是我那儿子下岗了,在家待着暂时还没工作,到时候你俩帮帮他就行。咱这样吧!我给你俩烧纸也得有个名分是不是,要不你俩认我当干爹吧!我给你俩多烧点。”
    这俩鬼一听也高兴了,“行……咱这有个亲缘也好送礼。”俩鬼跪下行礼口称干爹。

    老王头也高兴,劝个架,还弄一个儿子、儿媳妇。就这么着他告别这对鬼夫妻,当晚就上了村里的小卖部。借着酒劲砸开门,从口袋里摸出五百块钱,“老张啊!这些钱,全给我买了烧纸,用你那三轮车给我拉到十字路口去。”
    呵!五百块钱的烧纸,这个老王头发的是那门子疯啊!这开小卖部的老张往三轮车上装着烧纸也不敢问。
    拉到了十字路口,老王头在地上画了一个大圈,拿出一搭子烧纸写上干儿子大宝、儿媳妇兰兰收,烧纸卸在圈里,开小卖部的老张推着三轮车走了,老王头就烧开了。
    看着烧纸燃起的熊熊大火,这会儿老王头酒劲也醒了,我这是干嘛来了,给鬼烧纸,还烧五百块钱的,回去媳妇知道了非骂死我不可。看着纸烧完了,他拍拍屁股就赶紧回家了。
    回到家以后,躺着床上就睡着了。媳妇和他刚吵了架,加上他又喝了点酒,也就没敢惹他。
    刚睡着没多大会儿,就梦见鬼儿子、儿媳妇开着个白跑车来了,干儿子西装革履,铮亮的皮鞋。儿媳妇浑身名牌,胳膊上挎着洋皮包,手里还拿着个新出的苹果20手机。
    俩人同时喊着,“干爹,干爹谢谢你,我们这干爹没白拜,这些个钱够我们花好些日子了。我们俩也不白用你的钱,你不是说我干弟弟没工作吗?我俩一合计,现在上班也挣不着啥钱,虽然我俩没什么大本事,但是我俩能知道干什么挣钱,让他倒腾什么东西。现在好多人不都下海经商吗?我们这样做也不算泄露天机。明天啊!你就让我干弟弟去哪个地方,进什么货,然后拉到哪里卖,保证挣钱。”
    第二天老王头醒来,想起昨晚上的梦,不管真假还是试试吧!刚开始呢!爷俩也没多少钱,就只弄了那么一点点,结果真就应了那俩鬼的话了,价钱一下子翻了好几倍。儿子一看自己老爹行啊!还有这商业头脑,老王头呵呵一乐,跟他说了实情。
    从此以后,在这爷俩在鬼夫妻的指点下,没出三年,老王头家都上千万资产了。这期间呢!老王头还给他俩在家里立了牌位,上面写着:干儿大宝、儿媳兰兰之位,过年过节就跟自己亲人一样供奉。
    有一天,这干儿子、儿媳妇又给老王头托梦,“干爹啊!你看咱们在一块已经三年了,能帮的咱们也都互相帮了。我们俩已经拿钱在那边打通了关系,最近就该去投胎了。等家里我们那个牌位什么时候倒了,扶起又倒,就是我们投胎之日。干爹你也不用为我俩操心,下辈子我俩还是夫妻,虽然不能告诉你具体地方,但是离此不远。”
    果然,没出七天,老王儿子那天给这干哥哥、嫂子上香的时候,牌位啪的就倒了,扶起来又倒了。老王头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了,赶紧跟儿子说:“你去附近村子打听打听谁家刚生孩子,那就是你哥嫂。”
    有钱了嘛!这都是小事,很快的就打听到,邻村有两家刚生下孩子,一男一女,时辰和这牌位倒的那时辰基本一致。
    从此,这爷俩经常就上那两家去,买些小衣服、奶粉什么的过去。人们都很奇怪这爷俩的行为,可老王头给大家说了个更加不可思议的结果,那就是这一男一女将来必成夫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鬼故事 | 2020-9-21 20:14:08 | 显示全部楼层
   村里的亮子祖上三代都是杀猪的,到了他这辈也不例外,二十多岁就是个行家,手艺特别的好。那年夏天的时候,邻村一个同学家里的大黑狗被车给撞死了,弄回家之后就请他去给收拾一下。
    亮子在同学家吃了狗肉喝了酒,已是傍晚时分,回家时同学给了一大块肉,亮子摇摇晃晃、溜溜达达往自己村子走。到了一片树林子旁边时,一看四周无人,就准备撒泡尿再走。可是这会儿却发现树林子里起了亮光,一阵烧东西的味道飘了过来。
    因为这时的小麦快要成熟了,而且树林离庄稼地又特别的近。亮子怕出事就喊了一声:“谁啊?是谁在那点火?”没人回答,亮子又喊:“你出来吧!我看见你了。”
    这句话还真管用,就见从树林一个坟头前站起一个人来,“亮子哥别喊,是我。”然后走到亮子跟前。亮子一看,这人是自己村的,和自己年龄差不多,叫大宝。
    亮子就问他:“大宝你怎么回事啊?大晚上的跑这里来烧纸,可这片坟地也不是咱们村的啊!难道是给你那个亲戚烧纸?”
    “唉!谁愿意来这烧纸啊!我……我这不是没办法了吗?实话跟亮子你说了吧!兄弟我是被这坟里的鬼给缠上了。”大宝说着就开始讲他被鬼缠的经历。
    原来,一个月之前,大宝上完夜班步行回家,有一个老头子一直在他后面跟着,大宝往那走这老头就往那走。开始的时候大宝想着可能是顺道,可大宝已经到家门口了这老头还跟着,有跟着进家那意思。大宝就急了,“你谁啊你?干嘛老跟着我?”
    那人也不说话,跟着大宝就准备往家里进,大宝生气就用手去推这老头,可谁知手却穿身而过。“鬼啊!”大宝当时就吓晕了过去。父母发现后,把大宝抬进屋里,为了不使父母害怕,这事大宝没说。只是说在朋友家喝多了,不小心自己摔了跤。

    可是从此以后,只要是大宝准备睡觉的时候,就会发现这老头在自己床边站着,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这老头说:我的坟没人管,没人烧纸,要不你给我烧纸、扫墓去。
    开始大宝没搭理他,可是折腾来折腾去快一个月了,大宝实在是受不住了,心想这老东西无非就是想要点烧纸,扫扫墓什么的。大宝今天晚上就来了,给他烧点纸求他别老是缠着自己。
    亮子一听,把胸脯一拍:“兄弟你放心,这事我给你摆平。不就是一个鬼吗!我去收拾它。”说着就往大宝烧纸的那个坟头走,大宝也在后面跟着。
    快走到那个坟头的时候,就见坟头上冒出一股子黑烟来,大宝吓的又赶紧躲到一边去了。这条黑烟慢慢化成一个老者的模样,背对着亮子。亮子走到跟前就冲着他喊:“嘿!你是那个村的老鬼?”
    这老鬼也吓了一跳,觉得这嗓音中气十足,阳火甚旺。可回头一看发现是个人,他也就不怕了,飞起来冲着亮子就撞了过去。
    没想到,“呱唧”这老鬼反而被撞出一个大跟头,这老鬼纳闷了:平时活人我一下子就能穿过去,这家伙怎么穿不过去啊?于是就说:“你是何人?为何拦我去路?”
    亮子一看这老鬼在自己面前装活人,什么叫拦你去路?又一想:这神鬼怕恶人,我不能跟他讲道理,得玩点横的。想到这把眼珠子一瞪,一拳头就揍在这老鬼脸上。就亮子这一拳头,把这老鬼揍的眼前金星乱转。
    这老鬼纳闷:平时穿活人身体一穿就过去了,他为什么能打着自己呢!仔细一看亮子这身衣服他明白了,怪不得这人自己穿不过去,还能打着自己呢!这个人自己真就惹不起。原来亮子这人平时穿衣不怎么讲究,今天去给同学杀狗,穿着他那身杀猪衣服就去了,衣服上、手指甲盖里都是狗血。

    亮子一看自己能揍着这老鬼就高兴了,我给你点教训吧!上去狂风暴雨一顿揍,把这老鬼打的直求饶:“大哥别打了,别打了大哥。”
    亮子这会儿也打累了,停了拳头把眼睛一瞪,指着老鬼说:“你这老鬼,我可告诉你,你每天跟着的那个是我哥们,以后你要是再缠着他,就问我这拳头答不答应。这回我是给你个教训,以后要是再听说你缠着我兄弟,我非扒了你的坟头,把你的骨头砸碎了喂狗。”说完又是两拳头。
    这老鬼挨了揍,爬在地上一个劲的给亮子磕头:“我以后不敢了,我错了,我以后不敢再缠着你这兄弟了。”说着话的时候这老鬼眼珠子直转,心里想着心事:你能一步不离的护着他吗?你,我惹不起!只要是你不在身边,我还继续缠。
    老鬼心眼多,可这亮子比他心眼还多,他就知道这鬼话不能信,要不人们常说什么鬼话连篇的。“啪啪”又是俩嘴巴子继续教训这老鬼:“你啊!看你承认错误挺诚恳,我挺喜欢你的,以后每天我都找你来聊天,顺便再跟你练练拳脚。”
    老鬼一听:“大爷啊!以后你可别再来了,以后我绝对不会再缠着你兄弟了,以后我换人,换人行吧!”
    亮子把眼珠子一瞪:“换人?换人也不行,以后我们村的人你一个也不许缠,如果让我听说谁被你缠了,你这坟头我给你扒开骨头砸碎了扔厕所里,我让你天天吃大粪。”
    最后这老鬼是真怕了,说实话:无论是仙也好,鬼也好,就怕找到他的真身。就跟动物仙一样,附身后只要你找到他真身,立马他就老实了,这就是他们的软肋。鬼怕扒坟晒骨头,动物仙怕找到他真身。
    这回这个老鬼是真服了,亮子这会儿挺胸抬头,喊还在草壳里藏着的大宝:“走了兄弟,今天我这拳脚练的挺美,打了老鬼,回家炖狗肉咱哥俩再喝两盅去。”
    大宝这会儿是真服了这亮子哥了,回头狠狠的瞪了一眼那老鬼,我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再缠着我。真就应了那句话了:神鬼怕恶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鬼故事 | 2020-9-21 20:14:19 | 显示全部楼层
   村中有一位老者,年龄已经接近百岁,现在来说依然是本村最高寿的老人了!但是本村现在有一位老人正在追赶他的记录。今天我们先说这位已故的老人吧,我们都称呼他为-老刘头
    老刘头据说小时候家境一般,自然也就基本上没读过书,更不用说识文段字了。老刘头95岁的时候,身体还是比较硬朗,偶尔会在门口坐着晒晒太阳,有时候也会与过路人聊上几句
    几个月之后呢,老刘头家人,发现老刘头变得有些古怪,整日里变得不愿做声。经常的站在院子门口向远方望去,时不时的自言自语几句。村中其他的老人,说老刘头这是快到寿了,这是在“望路”呢。看到这种情况,老刘头的大儿子也变将弟弟妹妹叫回了家中,整夜守候在老刘头的身边。

    后来拒老刘头的亲戚描述说,这天夜里老刘头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突然问身边子女要起了,笔墨纸砚!老刘头一边催促,一边小声说道“快点给我,我师傅和师兄要来接我了”,也许此时你会觉得特别搞笑,但是这的的确确是老刘头亲自说的。
    在老刘头拿来笔墨的时候,老刘头却大笔急挥写出一副漂亮的毛笔字。当时在场的人也都傻眼了,因为老刘头根本就不识字更不用说写什么毛笔字了,可是老刘头的的确确就是写出一手漂亮的毛笔字。至今大家也不知道老刘头为什么突然间就会写字了,而且听说写出来的字还很漂亮。
    再接下来的几天里,老刘头突然间像是变得年轻一样,每顿饭大概能吃一碗米饭(二两)呢!一家人看到老刘头这么能吃,也都高兴了起来,都说能吃是福。都说按照这个情况老刘头活过一百岁肯定是没有问题。当大家还在沉浸在这喜悦当中时候,老刘头夜里睡觉的时候,就安静的走开了。
    在老刘头的葬礼上,很多人都在抢老刘头的供果,以及争先让自己的孩子从老刘头的棺材下面爬行过去!不知道你们那里有没有这样的习俗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鬼故事 | 2020-9-21 20:14:31 | 显示全部楼层
    张小福在山区支教,最喜欢和守林员老李喷空儿。老李年轻时在东北当兵,有说不完的故事。老李也喜欢张老师,知道他原在城内高中教学,愈加亲切。老李的孙子、孙女就在那里上学。
    老李身怀绝技,别看年纪近七十,赤手空拳撂倒五六个持刀带棒的壮小伙,还不在话下。有他当守林员,那些小偷小摸的人,都收敛了不少。
    小福最喜欢和老李喝酒。老李生活简单朴素,一日三餐都是馒头加咸菜,一次做好多馒头,为防止变馊,放在太阳下暴晒,都晒成了硬疙瘩,老李却吃起来香得要命。山上有野兔、野鸟等野物,老李一个也不打,我保护它们还来不及呢,怎舍得伤害?
    他一片善心,总有不法分子,时不时地来偷猎。暑假前,林子里就发生一起偷猎案,老李同持枪带械的偷猎者打斗,被打中了好多枪,那些偷猎者,老李制服了七个,打跑了五个。村民们及时赶到,将抓获的偷猎者押送派出所,老李至死,都抱着偷猎者的小腿不放,人们费了很大的劲儿,才将老李的手扯开。
    老李英雄牺牲了。小福支教结束,又到开学之际,回到原单位接任高三(五)班班主任。
    以前的班主任说,班里有一对双胞胎兄妹,学习成绩那是顶瓜瓜的,只因家里穷,父母早亡,和爷爷相似为命,到了初中,兄妹俩双双住校,爷爷开始出外打工挣钱,如今,都几个月没回家了,所以学费还没交。

    学校是要为他们申请贫困助学金,兄妹俩说什么都不同意,说,爷爷教育他们,要从小要自力更生,自己能吃苦熬过去的,坚决不要去求别人帮忙。
    无形中,小福喜欢上了这两个学生,人活着,就得活一口气,失了骨气,做人还有什么趣味。有些学校,在学校整日里挥金如土荒废光阴,这兄妹俩却整日里早起晚睡,成绩持续稳定在年级前十名,穿着超朴素超干净,吃食多是白米干饭。
    小福也杨着,找些名义为兄妹俩提供支助,却均遭到谢绝。这次周一开学,兄妹俩找到小福,说:老师,今天下午,我爷爷来交学费。其实,他们的学费,学校已经免除,没有公开,是怕伤了他们的自尊心。

    下午四点来钟,办公室,小福在备课,突然看到一个特别眼熟的人影,已死去的老李,进入了办公室,别的老师不在意,小福却惊得差点叫出声来。老李也看到了小福,很是惊讶,摆手暗示他不要声张,问:谁是三(五)班的班主任,我来给李峥、李嵘交学费。
    小福好半天回不过神,其他老师扯扯他的衣服,才惊醒过来,有些结巴地说,李,李大爷,咱们去财、财、财务室交,交钱。小福的表现让其他老师很纳闷,这小伙向来能说会道,今天吃错药了?
    来到校园,在一僻静处,老李解释说:我已经变成了鬼,好在,阴间鬼判官是个好心鬼,给我充分的自由,可以继续在人间干活赚钱,供我的孙子孙女读书。我如今开始捡破烂,收入还可以,能维持开销。
    小福生性豁达,长舒了一口气,说,两孩子的学费学校已经免除,不用交了,钱留着买些吃的,补补身体吧。老李真是一头倔强的驴,非交了钱不可,应该出的钱,他们照料不能拉下。
    老李交了学费,又怕影响小福正常工作,就赶快走了。小福下了班,提着一瓶好酒,找到老李住处,又让其讲故事,这一下,小福可真有了大福气,在鬼门关来去自如的人,不,准确的说,应该是鬼,那花样翻新的故事,应该说上三天三夜也说不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5

主题

37

帖子

81

积分

网站编辑

Rank: 8Rank: 8

积分
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