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故事专辑 - 今夜你会不会来?

  [复制链接]
查看28 | 回复3 | 2020-9-21 20:16: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这故事发生在我邻居家,记得当时我大概是十一、二岁的样子,正值青春期,对所有事情都充满了好奇,自然,对鬼怪之说也是特别的沉迷。
    所以,在我房间的书架上堆着的百分之九十都是所谓的恐怖小说,这些故事真的是让我百看不厌,但当故事中的怪事突然发生在我身边的时候,我这才真正的意识到,“鬼神之说”远比我自己想象的要更加复杂的多,那么废话不多说,我们直接进入接下来的故事。
    这是我们从农村来到城市的第六个年头,记得当时我们家住的是非常普通的四合院式平房,我们家租了一个单间,虽然三个人住挤了点,但因为父亲的工作经常会有变动,所以如果在本地买房子的话显然不太划算,而我上述所提到的这个邻居,就是住在这个四合院式平房里的一户人家。
    平房嘛,除了日常的起居之外,其他的洗衣做饭是经常会见到的,所以几个租户之间的关系慢慢就会变得非常好,而住在我家旁边的黄阿姨虽然表面看着挺凶的,但却是个刀子嘴豆腐心,人特别的和善,对我也特别的好,有的时候,我爸妈工作忙没时间做饭,我就跑到黄阿姨家去蹭饭吃。
    不知道是因为黄阿姨的“命格不硬”呢?还是本来身子就弱?总之就我所了解到的:在她的身上一共发生过五、六件怪事,而我则筛出两个我印象最深刻的讲一讲!
    这黄阿姨有个爱好:打麻将。
    诶呀,她对麻将的痴迷程度简直堪比瘾君子,几乎每天我都能在她家里听到麻将牌敲击桌子的声音,而怪事就发生在这麻将身上,记得那是正月初六的下午,黄阿姨叫了我们几个邻居到她屋里去打麻将,反正过年放假闲着也是闲着,所以,大家就都去凑热闹,即便不打牌,也愿意去哄哄人场,我自然也不例外。
    起初的一切都挺好,但到了后半夜的时候,不知道从那刮来了一阵阴风,让坐在牌桌上的黄阿姨浑身颤抖了一下,然后我就清晰地看到,黄阿姨的双眼猛然间变得直勾勾的,嘴巴也变得歪了,一双手更是不自主的向内侧蜷缩,最后,则是直接趴在了麻将桌上,嘴里还在一个劲的往外吐着白沫。
    看到这里,可能有人就会说,这估计是中风或是什么其他的病,但当我们打了120把黄阿姨送到急诊后,院方给出的病症诊断是:黄阿姨很健康,除了长时间熬夜令身体产生了疲劳外,并没有什么其他病症,至于黄阿姨表现出来的这些症状,院方也不太清楚究竟是因为什么。

    不过,院方表示可以暂时让黄阿姨留在医院内观察一段时间,确定没有其他的问题之后,再带回家。
    这是院方的解释,并没有什么具体的参考价值,而另外一个邻居叔叔说:“她这该不会是中邪了吧?要不咱找个神婆给看看?”
    人嘛,在得不到合理解决方法的时候,总会用这些神鬼迷信之说来掩耳盗铃,当时的我虽然很喜欢看鬼故事,但却根本不相信什么所谓的神婆,我感觉她们就是在故弄玄虚的骗钱,没啥真本事。
    可当邻居叔叔把神婆找来,在黄阿姨的屋子里乱七八糟的跳了一段之后,黄阿姨居然真的好了,这还真的是让我很惊讶。
    而根据神婆口中所说,黄阿姨是让脏东西给上身了,因为长时间的熬夜所以身体的抵抗力弱了,这时候很多脏东西就会趁虚而入,只要把脏东西给处理掉就好了,不是啥大事!
    刚开始我不明白脏东西上身是啥意思,后来我才慢慢了解,这原来就是所谓的鬼上身!
    而第二件怪事就发生在这次“鬼上身”之后,这件事情是我亲眼所见,当时看得我心里直发毛。
    记得那是我刚放寒假后不久,我把作业处理完毕,就一个人坐在屋外面洗菜。
    晚上父亲要给我弄红烧鱼吃,所以我得提前把配菜和鱼都给处理干净。
    而到了大约在下午六点左右的时候,我突然看到,一个仅有半个巴掌大的小人,顺着四合院的大门悄悄地溜了进来。
    它的速度并不算快,所以,当时我把它的样子给看了个一清二楚,在这家伙的身上穿着古装戏里面才会出现的老式衣服,并且,在这衣服的胸口和后背,还写着我不完全认识的怪字。
    除此之外,它的脑袋上还带了一个很长的帽子,帽子上画了个圆圈,里面同样套了个字,而最引起我注意的就是它的怪脸,我之所以用“怪”字来形容,是因为它的脸是双层的,没错,我在它那张充满着褶皱的苍白如雪的脸上面,还看到了一张如同光学投影一样的虚幻飘动的人脸。

    而这张虚幻的脸我实在是太熟悉了,因为这正是邻家黄阿姨的脸,可能这个鬼东西是看到我了,所以,当时的它居然还在原地停了一下,随后它则身体不动,脑袋顺时针转动了九十度,紧跟着,一股我从来没有体会过的眼神则赫然对从它那双纯白的眼睛里射了出来,毫不夸张地说,在看到那种眼神后,我整个人的皮肤都在顷刻之间紧绷起来,额头上的冷汗蹭的一下就冒了出来。
    此后,这鬼东西则一溜烟顺着黄阿姨家的门缝钻了进去。
    起初我还并不清楚这怪玩意究竟是要干啥,直到当天夜里,黄阿姨家里突然传出了凄厉的尖叫,这种尖叫声甚至要比电视剧里演的人在遭受到酷刑时所发出叫声还要更加的惨痛,并且,伴随着尖叫声出现的,还有碗碟摔碎的声音。
    我们附近的几个邻居当时都被这叫声给引到了门外,并焦急的询问她究竟怎么了,但却根本得不到回答,而在黄阿姨尖叫了大约半分钟后,屋内的所有动静却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就好像之前的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这下子可把我们给急坏了,也顾不得什么许多了,记得当时我们是直接把黄阿姨家的房门给撞开了,而在门被打开的之后,我整个人居然被吓得呆住了。
    现在黄阿姨的屋里一片狼藉,暖壶,茶杯,瓷碗摔得满地都是,桌椅板凳全都杂乱的倒在地上,而黄阿姨,现在就直愣愣的站在原地,双眼虽然望着门外,但她的眼睛却已经变得无神,在她的眼角,我还依稀看到有残存的泪痕,更重要的是,她本应黑白分明的眼珠现在居然变成了全白的颜色!
    具体黄阿姨究竟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们所有人都不太清楚。
    而黄阿姨就这么走了,她的后事,是我们几个邻居帮忙办的,因为她家里除了她自己,就再没有其他的亲人了,可能有人会问,她没有儿女吗?这我们也并不清楚,毕竟从我们搬到这里后,她的屋里就永远只是她一个人,我也从未见过有任何的亲戚来过她家,更别提是儿女了。
    记得是在这件事情过去了大约两年的时间后,我在家里看电视,电视里的节目猛然间让我再次想起了那个黄阿姨,随后我便把自己在黄阿姨去世当天所看到的那个怪事告诉了我父母,而他们对我所看到的半个巴掌大的鬼东西的解释是:小鬼办差,恐怕黄阿姨真的是寿命已尽,所以,阴间的小鬼这才会上来办差勾魂,而当时就正巧被我给撞上了,好像在黄阿姨死后的第二天,我也跟着发了好几天的高烧,脑袋都差点烧出毛病。
    而听父母的口气,如果我在黄阿姨死后不久就把看到小鬼办差的事情给说出来,恐怕我也会多少受到牵连,毕竟人们常说:天机不可泄露。
    不过在我那次连续的高烧之后,我所看到的“小鬼办差”的画面,就好像是从我脑袋里被删除了一样,根本想不起来,而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我之所以会变成这样,恐怕也和之前那个小鬼给我投来的阴冷眼神有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鬼故事 | 2020-9-21 20:16:59 | 显示全部楼层
    话说,在大苇子沟,有一叫高龙的好后生,为人憨厚诚实,聪明勤快,屯里的人都很喜欢他。
    高龙命苦,从小就没了爹娘,是村里人把他拉扯大的,谁家有个大小事都会请他帮忙,管他饭给他钱,高龙干活也是十分的卖力。后来被财主钱有财看中,雇佣他当长工,平日里负责看果园,放牲口。
    果园旁边有个瓜窝棚,为了看园子方便,于是财主就让高龙搬进去住了,但是这窝棚以前住过的人都说不干净,每天半夜都有动静。有些知情的乡亲们劝高龙不要住,但是高龙从小就是吃百家饭长大的,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住进去了倒也蛮自在的。
    高龙是个能干的小伙子,每天早早就起来了,把窝棚打扫的干干净净的,精心照料这东家的果树。还在窝棚旁边修了个马棚,把几匹大马养的膘肥体壮。
    这天,高龙和往常一样去上山放马,不料有匹白马一撒欢,冲进了草丛中一个小土堆上,过了一会,高龙就听到那匹白马在嘶鸣,高龙赶紧走了过去一看,这哪里是什么土堆啊,是个野坟,而这白马将这坟踩了几个窟窿,蹄子不知道怎么的陷进窟窿里去了,拔不出来。高龙将马蹄子拔了出来,然后道:“这马不懂事,别和一畜生计较,我给你翻新下,保证比原来还好!”
    于是高龙将马栓在树上,用镰刀割掉坟上的青草,将那些窟窿都补了,还将周围翻新了一遍,又在上面添了一些土,还立了个牌子,写着:“无名氏之墓!”周围简单的用一些树枝将坟拦上了。

    结果这天晚上,一年难得见一次面的财主钱有财来到了窝棚,带来了一套新衣服和一点酒肉给他改善生活,说他活干得不错,要犒劳他,还说要给介绍对象,高龙一听高兴的不得了,于是干活更加的卖力了!
    果然没过几天,财主真的给他介绍了个姑娘,是个南方人,叫山妹,是逃荒来的老实巴交的庄稼人,长得一般但是十分贤惠能干,两人互相看对眼了,于是东家给二人做了两套新衣服,并且又送给他俩两个猪糕,两人在窝棚就简单的拜了天地。
    婚后两人日子也过的非常幸福。不久后,山妹怀孕了,晚上躺在炕上对高龙说:“高龙啊,我怀孕了,想吃点肉,明天给我做点肉吃吧!”
    高龙没好气的道:“这深山沟子哪来的肉,干脆咬一下腮帮子算了。”说完气呼呼的睡着了。

    山妹本来就心情不好,加上一番气话,憋屈的不得了,哭得像个泪人,越想越难受,于是换了套衣服,将绳子搭在房梁上,脑袋伸进了绳套里,可是身子刚一悬空,绳子就断了,山妹“噗通”一声掉在了地上。
    高龙被惊醒了,一看这阵势顿时知道发生了什么,赶紧扑过去将山妹紧紧的抱在了怀里:“媳妇,都怪我说话不好听,我这人就是这倔脾气,以后一定改,明天上山给你打两只野兔补补。”
    山妹也没真想死,只是一时气昏了头,再一回想这绳子这么粗居然自己断了,真是捡回了一条命,于是又抱着高龙哭了起来!
    奇怪的是,第二天早上,高龙刚一打开大门,就发现门口倒着两野兔,高龙赶紧上前将这俩野兔捡起来,心中高兴不已,但是也有点疑惑,怎么刚想去打野兔野兔就自己送上门来了,高龙虽然疑惑,但也没管其他,将这两兔子炖了一大锅汤,两人 开心的吃了个干净。
    从此后,高龙干啥都特别顺利,日子过的也是红红火火,被提拔成了管家,有了自己的田地,山妹还生了个大胖小子。
    这天晚上,高龙睡得迷迷糊糊,梦中见到一个姑娘朝自己走来,说:“谢谢你,自从我死后,还从没人给我上坟添土,马把我的房子踩漏了,是大哥好心给我修好了房子还围上了树枝,立了个牌,我从那时发誓一定要报答你,如今我要投胎去了,便再来见大哥一面,亲自说句感谢,大哥珍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鬼故事 | 2020-9-21 20:17:11 | 显示全部楼层
   在我们山区土葬还是占主流,因而有本事发造棺材的木匠在乡下是很吃香的。
    我村有一个会造棺材的老木匠,姓朱,但大伙儿不称他的姓,直接尊称他“老木匠”。村里人讲,老木匠造棺时能断棺材主人命数,传奇故事颇多,现在摘录两个,以嗜读者。
    有一年,我们村有个人王年雄的人,在山上砍柴,不小心跌入深涧,摔成重伤。被人发现送到镇卫生院时,已是奄奄一息。
    医生看后直摇头,表示无力回天,劝慰家属趁尚有气息,赶紧抬回家,不然不能进家门了(乡下规矩:凡是死在外面的人,丧是不能放在自家屋里的)。
    在乡下,一般人过了花甲的人才开努置办棺材。王年雄才四十八岁,自然没有棺材。王年雄的二弟王年楚一遍张罗去接病人,一边叫人将村里的老木匠火速请来,赶制棺材。
    老木匠赶到王家。
    谁也没有想到,老木匠进门砍了第一块料一斧头后,却把斧头往地上一扔,说要回家去种玉米。
    王年楚一听急了,以为是自己怠慢了老木匠,惹他生了气。说了几大箩好话,老木匠不理睬,仍是坚持要回家去干农活。
    王年楚的火一下子上来了,指着老木匠大吵大嚷:“等着棺材用,你这不是耽搁人家的正事吗?”

    老木匠仍不理会,头也不抬地收着工具。
    旁边的邻居忙打圆场说:“老木匠,大家一个村的,又不是外人,你快搞出来,王年雄怕是不行了!医生都不治了!”
    老木匠停手说:“这棺材造了用不上!着什么急呢!”
    王年楚本是一个火爆脾气,一听火冒三丈,气呼呼说:“你是个神仙啊!”
    老木匠不紧不慢说:“我不是神仙!这样,要是你兄弟没用上这棺材,你买两瓶茅台酒我,要是我耽误了你的事,工钱一分不收!”
    王年楚说:“除非你是神仙,别说两瓶,干脆搞五瓶你!……”
    王年雄被接回家,亲戚朋友都来了。
    毕竟年轻力壮,儿女又都还小,遭此厄运,着实令人感到凄惨,一时间家里的人哭成一团。

    老木匠在一旁也不说什么,不紧不慢地干着手上的活。
    等到了下午,王年雄的后事安排得差不多了。谁也没想到,躺在床上的王年雄忽然动一下,随后竟然微微开口,叫他老婆熬点稀饭给他喝
    一个月不到,被医生“判了死刑”的王年雄,开始下田干活,且与常人无异。
    俗话说,愿赌服输。王年楚乖乖地给老木匠送去了五瓶茅台酒。
    据村里的人讲,老木匠还有一件比较有名的事。村里有个老头马大华,六十上下,精神矍铄,背似门板,声若铜钟,夸口从出生没吃过药打过针。
    老木匠在他家给他造完棺材,临走时对他儿子马小强说:“这棺材,半个月就可以开始上漆。”
    当时马小强也没在意。
    哪知道,马大华不二十五天后突然暴毙,棺材都没来不及漆。
    马小强有点生气,背后常对人说:“都说老木匠有本事,我看都是蒙人的!”
    有一天,喝醉酒后老木匠在村头碰到了马小强。
    老木匠对他说:“我跟你说过你爸的寿材半个月就可以上漆呢?”
    马小强说:“确实说过!但是你说的是半个月开始上漆!”
    老木匠淡淡地说:“漆好后差不多要几天才能干,你算一下你爸走得时间,看我是不是蒙对了呢?”
    马小强仔细一回味,信服得五体投地
    造棺断生死,是玄机,还是迷信?至今已经成为一个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鬼故事 | 2020-9-21 20:17:23 | 显示全部楼层
    老郎中医术高明,曾将无数名濒临死亡边缘的乡亲们救活。
    年岁已高,老郎中现已很少出诊,除非是一般的郎中束手无策,不能医治的时候,他才亲自出马。
    前几天村头的王二嫂子不知是什么原因,突然起病了,不仅满嘴糊言乱语,还打着光脚丫到处乱跑,什么石碴子,烂泥巴全然不知,一脚就踩上去。家人没有办法只好将她捆在椅子上,郎中请了一波又一波,都看不出个啥病,最好都只好摇着头走了。
    家人只好去请老郎中出马。
    老郎中两条斑白的大胡子从嘴边垂下来,说起话来还一动一动的,很是有趣。他号了号王二嫂子的脉后说,这病是惊吓过度所致,几味草药就可医好。
    王二嫂子的家人感激涕零,跟着老郎中到他家取药。几味普通的药都找到了可找龙须草的时候,老郎中这才发现早已用完了。这可是一味主药啊!只有后山顶上才生长这种药草。怎么办?别人不识得,老郎中只好亲自出马。
    救命如救火。他急匆匆地带上工具,背上背篓就出发了。
    后山很大,树木丛生,百草丰茂,过去上山去的人有不少没有活着回来过。于是便传说得越来越神乎,说山上有野人,有妖怪……这些给后山罩上了更多的神秘色彩。

    老郎中不行这个邪。前些年,还经常上去采采药,也没碰见过什么鬼啊神的,倒是偶遇过几次野猪。近两年来,他年纪大了也就没在上过山。
    眼看太阳要落山了,老郎中才好不容易爬到了山顶。他在山顶找了一圈,也没有自己需要的龙须草。于是他放下背篓,伸了伸酸疼地腰,拿出烟袋,点了一锅土烟。扭头一屁股向旁边的一个偌大的树桩上坐去。他叼着烟袋津津有味地吸着烟,把脚抬起来,脱下鞋子,将钻进鞋子里面的小石子清理出来
    十五分钟后,老郎中的一锅烟也差不多了,烟瘾也止住了。他取下烟袋,将烧得滚烫的烟袋锅,用力在屁股下的树桩上磕了好几下,试图将里面的没有燃完的烟叶磕出来。
    让他没有想到的时,屁股下的大树桩竟微微地动了好几下,险些将他晃到了地上。怎么回事?他一下子跳将起来,扭头仔细的瞅着树桩。

    他仔细察看后,倒吸了好几口凉气,魂都吓出窍了!原来,他坐的树桩是一条蜷曲的巨蟒。身子呈现灰褐色,肚皮是灰褐色,肚皮是灰白色,背上布满了黑色的斑点,嘴部较尖而颌部较宽。它打着哈欠,张着腥松的睡眼,上下打量着老郎中
    惊恐地老郎中两腿发颤,不停地说:“对不起,对不起,无意冒犯!”
    更令老郎中惊讶的是,这条巨蟒竟然开口说话了。它说:“看你的装束,你是位来采药的郎中吧!”
    老郎中满脸恐惧地点了点头
    巨蟒扬了扬头,敬佩地望着老郎中,说:“你是个行善的好人!我不会伤害你的!说说你要采什么药?看我能否为你做点什么?”
    老郎中说,村里的王二嫂子病得厉害,要龙须草做药,可自己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
    “你看是这个吗?”巨蟒说完,用嘴将下巴下面的一团草,递到了老郎中的手里。
    老郎中忙伸手接过一看,感激地说:“是的!太感谢了,这下王二嫂子可是有救了!”
    “不用谢!以后好好地做你的郎中,多医治些病人吧!”巨蟒说。
    老郎中正准备答话。这时,只见一股白烟,腾空而起,眨眼间,巨蟒不见了
    老郎中拿着龙须草赶回村里,救好了王二嫂子。
    后来,老郎中上山过好几次,可再也没有碰到过巨蟒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5

主题

37

帖子

81

积分

网站编辑

Rank: 8Rank: 8

积分
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