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件纪实——深圳龙岗1996.7.16特大凶杀案,军警民大围捕

[复制链接]
查看33 | 回复0 | 2020-9-22 22:56: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996年7月16日旱晨7点多,深圳龙岗区大鹏镇王母村村民余伟庭 (35岁),如约来到他的“忘年交”、同村村民曹志明家中, 和曹商量还钱的事。余伟庭前几年看别人炒股发了大财,心有不甘的他就向好朋友曹志明借了10多万元炒股,谁知并没有赚到什么钱,倒是欠曹志明的债务本息累计达12. 2万元。曹志明原本也是王母村人,后来和太太移居香港。最近曹志明回老家王母村治病,因急于用钱,便催促余伟庭快点还钱好去看病。
身穿T恤、短裤,脚蹬拖鞋的余伟庭两手空空,根本没带钱来。他说“我刚刚盖了房子,实在是一个钱也没有,希望你老兄再等一段时间。”余伟庭信口编了一个理由。
“老弟,你已经拖了三四次了,我这病可等不得,做人总得讲信用,你要是再不还钱,我可要将你借钱的事告诉你老婆了。”曹志明很不客气地说道。余伟庭心内一阵紧张,他借钱的事一直是瞒着老婆的。
过了一会,曹的老婆上街去买菜,屋内客厅里只剩下曹志明和余伟庭,两人话不投机,很快就争吵起来,曹志明一气之下,抄起一根铁管,欲打余伟庭。余顿时性起,夺过铁管,猛击曹的头及肩膀。曹被打倒在地,余又将曹拖到卫生间,操起一把菜刀, 残忍地将曹的喉管割断。正在余洗手之际,曹志明隔壁的周木娣带着孙女张淑华到曹家串门,看见曹志明倒在地上。为了灭口,余伟庭又用铁管将周木娣击倒在地,不满二周岁的张淑华见状,扯住余伟庭的衣襟大喊:“不要打,不要打。”但凶残的余伟庭并未停手,将周木娣打死后又将不到两周岁的幼女张淑华活活打死。
余伟庭在事后向公安机关交代说,连杀3人之后,他不知如何是好,紧张地在客厅里走来走去。此时,曹志明的太太欧香妹买菜回来,余躲到饭厅门后,等曹妻进门就用铁管猛打她的头和肩,并将其拖到洗手间,用刀割断她的喉管。连杀4人的余伟庭这时感到疲倦,就从菜篮里翻出曹妻刚买回来的糍粑吃。此时二楼传来响声,余连忙手提铁管上楼,与正下楼的曹家儿子的女朋友吴某迎头相遇。余手起管落,吴某当即被打倒在楼梯间。余伟庭还怕吴未死, 又用双手卡吴的脖子。曹的女儿刚好从3楼走下来, 将这一幕看在眼里,吓得大叫起来。余上前一棍将曹某击倒。凶手见曹长得漂亮,兽欲大发,将曹的下身衣服剥光,用胶纸封嘴,欲行强奸。就在这时,楼下突然传来一阵响声,余伟庭以为楼下还有人没死,吓得提起裤子窜到楼下。倒在地下假装昏迷的曹某急忙跑上三楼,从阳台跳到邻居家的三楼阳台躲藏,得以逃生。
余伟庭又从楼下返回时不见了楼梯上的曹某,遂在曹家四处寻找,并将二楼、三楼的房门踢烂,一无所获后逃离作案现场。
身负重伤的曹某来不及向邻居诉说事情的经过就昏了过去。邻居急忙将报警电话打到龙岗公安分局大鹏派出所,此时正是8点30分。派出所所长余添佐和治安组长陈航匆匆赶到曹家,赫然发现五具尸体。
一案中有五人被害,这在深圳建市以来还是第一次。特急警讯迅速传到龙岗公安分局和深圳市公安局。深圳警方火速行动,10分钟内派出260多名公安干警上路进行围、追、堵、截,广大治安员和民兵也行动起来,参加到围捕行列。与此同时,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何景涣迅速责成龙岗公安分局组成 “7.16” 特大凶杀案专案组,由龙岗公安分局局长刘国辉任总指挥,专案小组40多人坐镇大鹏派出所,市公安局刑侦处也派出精干刑侦协助破案。
面对如此罕见的凶案,专案组采取的第一措施即是:堵住大鹏镇所有进出路口,尤其是海上通道,防止余犯从水路潜逃到香港。顷刻间天网撒下。
为了预防万一,深圳市公安局国际刑警科迅速与香港警方取得联系,并由市公安局副局长孙彪前去香港,与香港警方商讨布控事宜,并请香港警方密切注意余伟庭是否在香港出现。
专案组还先后在《深圳特区报》和《深圳法制报》等传媒公开发布通缉令,将余伟庭的外貌特征公诸于众,并悬赏10万元人民币奖励提供缉凶线索的人士。与此同时,专案组还加强了对余伟庭所有关系人的调查访问。大鹏镇内的缉凶布控工作正紧锣密鼓地进行着。
7月16日案发当天下午,大鹏镇镇委、镇政府即将全镇各村的村委书记、治保主任、民兵队长、治安联防队队长、各工业区治保主任全部汇聚在大鹏镇政府听取案情通报,研究如何部署发动群众,寻找破案线索。随后,全镇各村和各单位也层层开会,动员收集破案线索。龙岗公安分局还印制了大量带有余伟庭相片的悬赏通告在大鹏镇附近四处散发,使人们对余伟庭的外貌特征了如指掌。
侦破工作环环相扣,有条不紊,但杀人凶犯余伟庭却如泥牛入海,踪迹全无。尽管每天的举报电话响个不停,但仍没有余伟庭的确切消息。
警方行动迅速,余伟庭根本没有逃走的机会。经调査分析,余伟庭在香港及内地并无亲密社会关系, 若他逃窜外地,难以生存。专案组判断性格内向、求生欲望极强的余伟庭绝没有逃出大鹏镇,他在当地土生土长,对龙岗大鹏的地形烂熟于心,很有可能隐藏在大鹏镇的排牙山中。
排牙山脉连绵十余里,有二十余座山峰,山高林密,坡高陡峭,很多地方行人根本无法通行。从7月16曰起,警方即连续十余天组织警力上山搜捕,然而,这如同在茫茫林海雪源中围捕“座山雕”一样, 谈何容易。近千名公安干警、武警、民兵在山上搜索了十余天,仍然一无所获。
专案组指挥所内,40多名武装干警严阵以待,随时准备出击。7月20日下午5时,有群众打电话说在溪冲海边发现余伟庭。正在吃饭的龙岗分局副局长陈育军和刑警大队长王德明闻讯迅速率武装干警赶至海边,结果抓住的只是一名准备租船逃往香港的偷渡分子。7月26日凌晨3时许,又有举报电话说大鹏镇第三工业区门口发现余伟庭的身影,王德明带人冒着大雨赶到一看,啼笑皆非,原来是举报者认错了人。
8月4日,案发过去已近20天,余伟庭仍没有丝毫踪影,专案组干警的心情越来越沉重:难道是专案组判断失误,余伟庭已逃离了大鹏?
余伟庭那天作案后匆匆回到家,带上其私藏的防暴钢珠枪和2700多元钱及换洗衣服准备逃跑,他先在村口租了一辆摩托车,准备坐车外逃,但看到公路上到处都是公安干警和民兵,料想外逃的路已被堵死。余伟庭吓得急忙下车,跑进一个小卖店,买了一些方便面、 饼干和矿泉水,一头钻进了方圆几十平方公里的排牙山中。
搜山的队伍很快进了山,余伟庭凭着自己对地形熟悉,在山中与搜山队伍玩起了捉迷藏。据余伟庭事后交代,搜山队伍离他很近,连队员在山上打手提电话他都听得一清二楚,有一次搜山队员已经到了离他只有2米远的地方,是他一头扎进水草里才躲过警方的地毯式搜捕。
余伟庭提心吊胆地与搜山队伍周旋了几天后,终于在一个山坡上发现了一个可以藏身的大坑,坑上遍布杂草,是一个藏身的好去处,余伟庭就在这个坑里搭了一个窝棚,作为栖身之所。此后,余伟庭曾7次下山到山下偏僻的小店买东西,每次都是利用下雨的夜晚,身穿雨衣,头戴墨镜,怀揣防暴手枪下山,从没有碰到熟人,也未被警方发现。余暗自算计,再呆上几天,等警察麻痹了,或以为他死了,再下山远走高飞不迟。就在余伟庭暗自庆幸自己的高明时,8月5日清晨,两个大鹏村民却意外地发现了他。
8月5日这天,两名大鹏村民结伴到排牙山找金钱龟,不料却迷了路。他们在山里转了半天也没找到下山之路。这时,他们却发现一个大汉在一个简陋的小窝棚燃炉煮饭。只见那人头发凌乱,胡须遮腮,浓黑的眉毛下一双惊恐的眼睛不停地眨着,神情躲躲闪闪,且讲一口当地的客家话。最令人奇怪的是,那人头上竟扎着树枝、树叶,好似电影中打埋伏的游击队员。两名村民猛地想起报纸上的通缉令,面前此人不正是连杀5人的余伟庭吗?两村民不动声色,问完路后迅速下山,向大鹏派出所报告。
大鹏派出所接到报告后,火速组织干警直扑排牙山。围捕干警隔着一道山看到了余伟庭的身影,当干警追过去时,余又踪迹全无。余伟庭再次隐没在崇山峻岭之中。
搜山干警很快找到了余伟庭藏身的窝棚:里面的东西很齐全,有蛟帐、蚊香、被子,还有煤油炉、一袋大米、海带、榨菜、方便面、一套衣服,居然还有一瓶“黑旋风”(杀虫剂)和24片安眠药。警方断定:余伟庭从杀人现场逃脱后,大部分时间就躲在排牙山上的这个自搭窝棚里。
8月6日,深圳警方再次展开规模空前的围捕行动。 武警边防六支队、七支队数百名官兵在武警深圳指挥部指挥长谢孔平大校的带领下,参加围捕行动。六支队的两只警犬也轮番上阵(后来一只警犬在搜捕中不幸中暑死亡)。市公安局副局长孙彪到排牙山坐阵指挥。 龙岗公安分局各警种、各派出所干警、民兵及治安联防队员及大批干部群众2000多人兵分12路,参加搜山战斗。专案组同时严密控制山边小店、工厂食堂,切断余伟庭的食物来源。围捕大网越织越密。
据余伟庭事后交待,6日这天,他似乎听到有人在山上打电话,吓得浑身发抖。又闻警犬叫声,更是慌了手脚,伏身水草之中,竟意外躲过军警民地毯式搜索。
考虑余多日无食,必定饥饿难耐,一定下山。警方在山脚及海岸加强了巡逻和便衣布控,同时在山上暗中设立瞭望点。
8月9日,连续5天水米不沾牙的余伟庭忍不住饥饿。悄悄溜到一个叫土狗山的果场,偷吃大量未熟的龙眼荔枝,后潜入果场主的棚屋休息,一觉睡到第二天早晨。
10曰早晨8点,果场主曾某带一对湖南民工夫妇上山看果场,打开棚屋门,见有人躺在床上,吓得大叫一声。凶手余伟庭被这一叫声吓醒,随后操起铁棍狠击曾某,致其重伤。余又追打湖南民工石某,将其打成重伤。湖南民工的妻子见状跑下山报告警方。
围捕网迅速收缩至土狗山,数百名公安、武警一拥而上。在距果场约100米处的山坡草丛地,一位民兵发现似有一个人影躲在草丛下。“余伟庭,你出来!”见无动静,这名民兵立即端起冲锋枪朝天连放三枪,草丛里顿时传来余伟庭喊声;“别开枪,别开枪。”几名公安干警拨开草丛,只见余伟庭已如一只死狗样瘫倒在地上, 众人将余拖出,夺下他手上的防暴手枪,铐上手铐。
消息传来,围捕干警无不为之振奋。刑警大队马上对余伟庭进行审讯,而此时的余伟庭还哀叹:“都怪我今早睡过了头。”
8月12日,案卷移至深圳市人民检察院,检察机关审查后立即向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8月23日,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强奸妇女罪(未遂)和私藏枪支弹药罪数罪并罚判处余伟庭死刑。一审宣判后,自知罪大恶极的余伟庭没有提出上诉。经广东省高 级人民法院复核,裁定维持深圳中院一审判决。
9月3日,龙岗区人民法院在大鹏镇大鹏中学召开声势浩大的宣判执行大会,余伟庭被押到宣判台下,面对家乡数万名父老乡亲的愤怒声讨,余伟庭吓得低着头,姶终不敢正视会场群众。
上午10时许,一声枪响,余伟庭倒在刑场上,结束了其罪恶的一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325

主题

435

帖子

121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210
QQ